主页 > B会生活 >总财政:拥足够资金‧马华不接受外来捐款 >

总财政:拥足够资金‧马华不接受外来捐款

2020-07-09 责任编辑:

总财政:拥足够资金‧马华不接受外来捐款(吉隆坡)马华总财政丹斯里郑福成指出,马华从来不接受外来捐款,因此Kuala Dimensi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员张庆信声称捐献1000万令吉给马华的说法,是无中生有的。他说,自他担任财政以来,不曾看过马华向外获取款项。他强调,马华从来没有接受过张庆信的千万捐款,根本没有这回事。斥张庆信无中生有郑福成週日(8月16日)出席马华志工队在蕉赖斯嘉镇睦邻原则计划中心举办的“2009年子宫颈癌醒觉及免费健康检查”活动后,在记者会上如此指出。他早前表示,他坚信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不会向任何人募捐,因为马华有投资,并拥有足够的资金。周美芬:募捐做善事感谢张庆信为我宣传马华妇女组主席拿汀巴杜卡周美芬说,她向张庆信募捐的3万5000令吉,都是为了做善事。对方公开揭露此事,她“感谢”张庆信为她宣传美德。周美芬也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她週日为“2009年子宫颈癌醒觉及免费健康检查”活动主持开幕后,当媒体追问有关接受张庆信款项一事时,她显然有备而来,準备了当时的收据公开给大家看。周美芬公开收据她调侃说:“他(张庆信)帮我宣传我做善事的美德也不错,我还要谢谢他。”周美芬指出,她不善于向人筹款,但当时看到雪隆乐龄协会的许多老人们需要款项而来求助于她,便答应帮忙。有关协会是要建立乐龄中心而筹募200万令吉,而她成功筹得116万8000令吉。她披露,张庆信是在捐出2万令吉,并在隔年的11月12日捐出1万令吉。周美芬表示,她与张庆信的关係一般,没有特别要好或不合。当时知道他有捐款给其他机构便找他帮忙,没想过对方会以这事攻击她。“我向他募捐的款项是用作慈善,完全没期望回报,而他捐款也应该出于诚意。你们应该问他,为甚幺这个时候要爆出这件事?”周美芬解释收款流泪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表示,位于格拉那再也的雪隆乐龄协会建筑工程尚欠30万令吉款项,如果KDSB首席执行员张庆信还有钱的话,希望他继续捐助。她在出席马华汇报会后受询时强调,如果张庆信公开指她收取其他款额,她将起诉对方,要求索赔名誉损失,然后将这笔钱再捐给慈善机构。“我是曾代表雪隆乐龄协会向张庆信募损3万多令吉,除此之外就没有收过任何款项。”不接受不明来源金钱对张庆信指她以死缠烂打方式要求捐款,周美芬表示不认为张信庆的话对她有任何影响,反而让公众知道她热心协助乐龄协会筹款。“他喜欢讲甚幺就讲甚幺,要说甚幺也可以,但必须出示凭据。”她表示,她向来对募款活动十分小心,不会随便接受不明来源的金钱,一定要说明款项用途,接受款项后也会发出收条或者感谢信。另一方面,据悉,周美芬在汇报会曾就被张庆信指向他拿钱的事,向出席代表作出解释,还因此而流泪。王茀明促张庆信出示捐款证明马华总秘书拿督王茀明声称,拿督斯里张庆信有责任出示捐款马华1000万令吉的证明,而不是空口说白话。他週日出席马华领袖与基层代表汇报会时表示,任何人或领袖都可以捐款给马华,而根据马华党章,党也可以接受捐款人的捐助。他受询时表示,党章没有规定可以接受的数额,而马华所获得的捐款都是用于党的活动经费。“捐款通常都会有收据,有的人可能不要收据,甚至署名‘无名氏´作为捐款者。”若捐款有收据他表示,捐款者有义务和责任出示捐款证明,“如果张庆信声称有捐款1000万令吉给某某人,他就有责任出示证据。”他说,汇报会主要讨论张庆信捐款1000万令吉事项。此外,他们也会提及巴生港口自由区和一些马华的未来计划,这都是马华领袖及基层所关注的问题。此外,王茀明受询时也提到,他们是在短促的时间下通知各基层代表出席汇报会,不过,仍有许多代表踊跃出席,这显示基层非常关注党的事务和情况。一反“抛书包”作风翁诗杰谈话冷静沉重汇报会上,翁诗杰一反往常意气风发,酷爱“抛书包”的作风,他显得格外的冷静和沉重,完全没有激昂陈词的态度,并强调自己的字字句句都是出自肺腑之言。翁诗杰是在马华总部的李三春礼堂进行汇报会,逾1000名党员出席,几乎座无虚席,在翁诗杰发表谈话时,掌声不断,没有嘘声。他在汇报会上多次提到张庆信的名字,但说到特大时,他没有提起任何党内人士的名字。党员举手挺翁马华副总会长兼特别汇报会的筹委会主席拿督廖中莱上台致词时,要求党员举手表态支持翁诗杰,几乎全场的党员都站立拍掌,也有大半的党员举手,以示支持。此外,廖中莱也力挺翁诗杰,指翁诗杰没有拿过1000万令吉,有关方面会调查。王弗明负责主持党员的问答阶段,但由于出席者大半是支持者,所以提问不多。‧2009.08.16

相关阅读